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小姨子阿云【作者不详】

小姨子阿云【作者不详】

  阿云是我的小姨子,由于我和妻在省城工作,所以,直到我们快结婚了,我才第一次见到她。阿云和妻一样漂亮,但比妻显得娇小,胸围似乎比妻的大,性格比妻热情活泼多了。就这样,漂亮的少妇——我的小姨子走进了我的生活。 
   
  听妻讲,阿云上学时就有很多人追求她,最终她选择了学校足球队的头号球星,她们在我们结婚的两年前就在家乡结婚了。 
   
  妻和阿云的感情非常好,一般每个月我们都利用周末回去一次,每次姐妹俩都聊个没完,阿云的家自然是我们每次都去的地方,时间一长,我和阿云就几乎无话不谈了,而且越来越随便。 
   
  每次相聚我和妹夫都喝酒,开始妻和阿云不喝,后来慢慢的就跟着一起喝了,再后来我发现阿云的酒量原来和我们两个男人不分伯仲。 
   
  在我们的家乡,小姨子是可以任意捉弄姐夫的,喝了一些酒后,阿云热情活泼的性格更加展现出来,她不停地说笑,而且每次都和我闹酒,为了让我多喝,她又是撒娇、又是耍赖,甚至端着酒杯、坐到我的腿上往我的嘴里灌,妻和妹夫总是笑着起哄,有时还一起帮她,搞得我无计可施,十次喝酒倒有九次我喝得最多。 
   
  渐渐的,阿云的言语大胆起来,刚开始时是拿我和妻打趣,比如听到我说困,她就问我“昨晚是不是没干好事?”,比如我们想告辞离开她们家,她就说“你们想搞的活动在我们家也可以进行”,由于妻和妹夫都在场,所以每次都让我很脸红,可他们都无所谓的样子。 
   
  再后来,阿云的话更富有挑逗性了,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敢于进行还击了。有一次,我们喝酒又打起官司,阿云让我用大酒杯和她的小酒杯一起干了,我当然不同意,说:“我的杯大,你的杯小,这怎么行?” 
   
  不料阿云说:“什么杯呀,罩杯吗?” 
   
  我也不甘示弱地接道:“对呀,我的罩杯不到A,你的多大呀?” 
   
  阿云毫不迟疑地答道:“34C,需要检查吗?” 
   
  哇,确实比妻的大!不过她的话我可没敢接下去。 
   
  就这样,我和小姨子的调情从言语之间开始了。同年盛夏的一个晚上,我和她关系发生了变化。 
   
  那次,我独自回老家,又像往常一样晚上去了阿云家,恰好妹夫出差了,只有她一人在家,我们两个人边吃边喝边调情,不知不觉就过了一个小时,而我们都喝了不少啤酒,开始频繁跑卫生间,每次都是她先去,然后我再去。 
   
  看着卫生间里晾着的阿云的内裤和胸罩,想象着小姨子刚刚使用卫生间的样子,我的心中不禁燃烧起欲火。 
   
  又一瓶啤酒喝完了,阿云去厨房拿酒,我便去了卫生间,门只是随手一关。又一次看到了阿云的内衣,我忍不住了,撒完尿,我伸手拿下阿云一条肉色的内裤,包着自己涨大的鸡巴揉搓起来,另一只手抚摸着一条同色胸罩,舒服极了。 
   
  阿云家的卫生间在餐厅和厨房之间通道的一侧,阿云在厨房打开酒后也想先上卫生间,然后再拿酒回餐厅,于是她推门就进了卫生间,正好看到了我的手淫的情景,她大吃一惊,轻声“啊”了一下,转身要出去。 
   
  我一看,事不宜迟,伸出抚摸胸罩的手一把拉住了她,另一只手放下内裤,双手把她搂在怀里。 
   
  阿云轻轻扭动着身体,红唇我耳边轻声说:“姐夫,别这样…” 
   
  我把她的头抬起来,看着她说:“阿云,给我吧。” 
   
  阿云红着脸没搭腔。 
   
  望着她美丽的面庞、娇艳的双唇,我禁不住低下头,轻吻她的嘴唇。四唇相接,出乎意料的是,阿云热烈的回应了我,她的双臂勾紧了我的脖子,把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那种感觉,甜甜的、滑滑的,舌尖象鱼儿般游动,扫着我的嘴唇和舌头。 
   
  我的大脑一片混乱,心中大喜过望,想不到小姨子这么容易得手。于是我一手阿云搂着火热发烫的身子,一手隔着乳罩抚摸那柔滑的大奶子。 
  阿云顿时混身颤抖,美目微闭,轻声呻吟。我低下头,狂吻着阿云的红红的嘴唇,两个人的舌头搅在一起,阿云颤抖得更厉害。我见时机成熟,轻轻地抱起她,来到卧室。 
   
  我把阿云放在床上,开始不停地抚摸,从鼓涨涨的乳房慢慢地往下摸,摸到肚上、腰眼,摸到那包在内裤里的三角地带。阿云开始扭动着,任由我解开乳罩。 
   
  雪白的乳房,嫩嫩的、鼓鼓的,中间嵌着一颗粉红的樱桃,鲜艳欲滴,比想象的还要性感,肤如凝脂,细腻光滑,十分诱人。我忍不住伏在身上,吻着那柔软的乳房。轻含粉红的乳头。阿云扭动着娇躯,伸出如莲藕般的玉臂,垫着她自己的头,腰部不停地一下一下地往上挺。 
   
  我一口将乳头含进嘴里,吸吮起来。此刻的阿云,两朵红云已飞上脸颊,双眼紧闭,眉头皱起,头向后仰去,头发纷乱的垂在脑后,呼吸沉重,嘴里发出“啊,姐夫…哥…”的呓语。我只顾吸着,忘情的吮着,似乎有些粗鲁。我的舌头从雪白的乳房舔呀舔,一直舔向雪白的肚子,舔到肚脐下,只见那粉红的三角内裤,包着丰满的阴部,里面黑黑的阴毛,隐隐可见,在那凸出的部位,三角裤已湿了一片,更显出里面的两片肉来。下面是修长的大腿,圆圆的、嫩嫩的,外面罩着黑色丝袜,看了真想舔。 
   
  我迫不及待地脱下阿云的三角内裤,只见一丛茂密的阴毛,下面的两片嫩肉之间早已流出了淫水。看来小姨子也对我动情已久。我埋下头,伸出舌头舔两片阴唇,那阴蒂已经凸起,舌头舔到阴蒂,阿云不禁大声呻吟起来,身体不停地颤抖、扭动。 
   
  她的阴毛不算多,呈倒三角型,好像还修剪过,屁眼象朵小菊花状,紧紧的闭合着。阴阜略微隆起,颜色比皮肤深一些,稀疏的长着些阴毛。阴阜中间是一条裂缝,两边长着颜色暗红的褶状阴唇,里面的嫩肉,红红的,水灵灵的。她的阴蒂比妻的大,由于兴奋已经从包皮中伸出来,昂首挺立。 
   
  我的舌头伸进阿云的两片阴唇之间,左右搅拌,阿云更是颤栗。我猛劲地舔,舔得阿云乱叫。淫水源源不断地流了出来。我也是难以忍耐,三下五除二地脱光了自己的衣服,露出我早已高耸坚硬的鸡巴。阿云一把抓住坚硬如铁的鸡巴,一手捧起下面的阴囊,喘着气的嘴张开着。 
   
  我转身面朝阿云的雪白的大腿之间,伏下头,又开始舔,舔那雪白的大腿、粉红的阴唇、凸起的阴蒂,再把舌头伸进嫩屄里搅动。阿云抓着我的鸡巴,往自己口里塞,含着鸡巴,舌头猛力地舔着龟头。只见她紧闭著双目,慢慢的将头前后移动,套弄着我粗大的鸡巴。 
   
  我仿佛吃奶般来回吸吮着,并用舌头舔着尿道口,或者把舌头卷起来,向屄里面来回探动。屄内的嫩肉,显得格外细滑,光亮鲜红。我舔着阿云的阴蒂阴唇、尿道口,舒服的她屁股频频上抬,以迎合我的舌头。我将舌头换成手指,插了进去。阿云的屄里热烘烘,湿滑异常。 
   
  阿云的淫水似乎越来越多,有的流过屁眼,滴到床上。此时此刻的她,欲火焚身。平日整齐漂亮的秀发,现在纷乱的撒在床上;两双大眼睛似睁非睁;脸颊上生成淡淡的红晕;上牙紧咬下唇;呼吸急促。不知何时,她已将手放到到乳房上方,揉搓着自己的一对大奶子。并将它们推向中间,一对乳头似乎碰到一起。 
   
  我长出了一口气,阿云温暖湿润的小屄,才是我大鸡巴最好的归宿! 
   
  想到这里,我起身准备作战,阿云明白了我的意思,伸手拦住我的鸡巴轻声说道:“姐夫,你知道吗,从第一眼见到你,我就…” 
   
  我追问:“就什么?就爱上我了,是吗?” 
   
  阿云羞怯地点点头。 
   
  我心中狂喜,提枪上马,长驱直入。大鸡巴直冲花心,肏的阿云身体一挺。我拼命抽插,回回到根,恨不得将睾丸也塞进去。阿云被我肏的醉眼朦胧,脑袋左右摇摆。

上一篇:【虐待叔母】下一篇:骚妇徐美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