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性奴女秘书 】

【性奴女秘书 】


性奴秘书(1)

我是某间电子公司的总经哩,在壹次电子病毒的危机中,发现我那性感美丽 的秘书的小秘密:「……………我希望有作一个强悍男人的奴隶,把我处女的身 体跟心一起献给他,……………」,看到这里,让我性欲高张,。期待把她压在 身下狠狠蹂躏一吨。

「晓君,进来一下。」我打算在今天将他收入私房了,「你看这是什么?」, 晓君漂亮的脸蛋立刻变的惨白,「这、这、这……。」我不给他思考的机会立刻 说了:「想不到平常端庄娴熟的女秘书私底下居然是个淫娃荡妇阿?那么以后你 就是我的性奴了。」

恼羞成怒的晓君立刻喊道「休想。」可是又不知道想到什么,脸色突然变红 「除非你证明你比我厉害………。」听了我是心花怒放,虽然我的电子公司是小 公司,但是在业界可算是十分知名的了,我就不信我会输给一个娇娇女。「那么 你要比什么?」我问了,「要我当你的奴隶,除非你在我的强项赢过我,就比格 斗,我可是柔道黑带的,你可别大意阿。」

我想到我虽然没有专门去学跆拳道或是柔道,但是在特战队中操练出来的格 斗技再怎么说也不可能会输,我不禁露出邪笑「那你输定了。」果然不出我所料, 她那花拳绣腿哪能跟我吃尽苦头所学的格斗术所能比的,三两下就把她击倒,要 不是为了吃点豆腐,早一招摆平了,我倒是没想到隐藏在在她衣服下的曲线是更 加的惊心动魄,胸前的双乳可隐藏的非常深阿。「主人,你赢了,我会做你的性 奴,处女也会给你,不只是我的身体,甚至………甚至连…。连心也一起给你… ……」

晓君自言自语着,「还好,至少他的心地还算好,不会让我太过难堪。」说 完跪在地上五体投地说:「君奴拜见主人。」我看到晓君自称君奴,跪在我面前, 心里是很很的得意了一把,不过我还是想刁难她,「那你去拟定一份性奴契约, 并且要做的让我满意。」「是」晓君很乾脆的应是走出去。

过了大约十多分钟,晓君拿一个小袋子进到办公室,跪在我面前说「主人, 契约书定好了请过目。」

性奴契约书

我晓君从XX年X月X日起奉XXX为主,自愿做其性奴,不论身、心皆奉 献给主人,即日起名字改为君奴,君奴必须遵守下列约定:

1。君奴必须爱护自己的身体,君奴的身体是主人的。

2。君奴必须随侍在主人左右,不论主人有何要求都必须为其完成。

3。君奴必须服侍主人的日常生活,要让主人感到满意。

4。君奴的日常生活所做所为以及穿着都必须由主人决定。

5。君奴的性生活由主人决定,除非主人命令,否则不能手淫,身上的性感 带必须由主人控制。

6。主人可以任意增删条款,君奴如果要修改条款必须由主人决定。

立誓人君奴晓君

立誓於xx年x月x日

我看了契约忍不住大叹,我真的走了狗屎运阿,这种极品女人跟金老笔下的 双儿一模一样阿,这让我很好奇她接下来的表演,「写的很好,那接下来呢?」

晓君脸上休红一闪而过「君奴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就开始。」我自然是应好, 准备看他表演,说真的我还是非常的期待,只看她架上V8,并脱光衣服,我不 禁暗讚,这妮子真懂我心意,准备的很周到,看她强忍羞涩跪在地上,双手拉开 阴户,露出处女膜,对着镜头开始念着性奴契约书,听她念完契约书,我以为到 此结束,没想到她又接着念「………君奴到今天都还是处女,君奴的处女会奉献 给主人,君奴的阴蒂比平常人的还要…。大,然后君奴的性感带在耳后、尾椎、 乳头、阴蒂…还有肛门。」说到这里君奴已经是满脸羞红,乳头更是高高挺起, 阴户非常湿润,显然是动情了。而我的阴茎早就硬的发痛,差点忍不住破坏她的 表演。

她从袋子里拿出几个东西,有一个银色的蛋状物、一付耳环、一对花朵状的 饰品,一大一小两只蝴蝶状的饰品,把一付耳环带上,上面还有一条线接在一个 小坠饰黏在耳后,把伊队花朵般的饰品挂在乳头上,镂空的中心正好让乳头从中 穿出,把小的蝴蝶状的饰品夹在阴蒂上,蝴蝶的翅膀刚好分开阴蒂旁边的肌肉, 让阴蒂整个暴露出来,而翅膀下缘刚好完整的合并,看起来阴蒂就好像在蝴蝶身 体的中间,把那个银色的蛋状物塞入肛门,将最后一个蝴蝶的饰品贴在尾椎,很 像是刺在尾椎的刺青,君奴把一只遥控器放在我面前,说「这这是君奴送给主人 的礼物,君奴全身的性感带都给主人控制。」

原来阿,那些饰品都可以受遥控控制,五个性感带一起遭受刺激,想来我面 前的俏佳人也不可能站的起来吧?想着我要她关闭V8在我耳边说遥控器的用法, 我才刚启动耳环的震动,君奴身体立刻狠狠一颤,全身开始发抖,我没想到她的 耳后是如此的敏感,我下午还有工作要她做,还不能欺负她太惨,只好先在他耳 边轻声下命令,「我现在还不会要你的处女,我会让你自己忍受不住要求我帮你 开苞,另外从今天起,你的办公桌移道我旁边,你的座位必须紧靠着我,这样我 才能随时玩弄你,还有以后我的生活起居交给你负责,现在去做你该做的事。」 等她出去后我越想是越爽,现在女人几乎都是拜金女,好不容易遇到一个非常吸 引我的,可不能玩她玩的太惨,这种女人可是可遇不可求的。

性奴秘书(2)

一整个下午我一直在想要怎么教育这头自动跳入虎口的小羊,我自认面貌虽 然不是难看,但也不是帅哥那一类的人,而且比我有前的也是一抓一大把,早上 在对打的时候,挨她一记回旋踢搞的手现在发麻,她根本就是在放水,不然一脚 踹在要害我就不用玩了,而且我再偷吃豆腐的时后还故意挺胸,她摆明就是故意 一输我的嘛,这到好,这只羊要怎么教育还真让我伤透脑筋,我也只有想到要让 她自动献身给我,不过好像我替我自己找来了一个很大的麻烦咧。

虽然我自认我的厨艺算不错了,如果跟别人说我在餐厅当大厨,也没人会觉 得我在吹牛,那是在特战队受训的时候,不只是普通的训练,我们还被教官要求 要学习电脑技术、以及机械设计跟维修,最难为我的就是要满足教官的口腹之欲, 所被操练出来的厨艺。不过吃了君奴所做的晚餐后,我所自傲的厨艺根本不算什 么,在暗爽我先见之明之余,也对君奴的来历有一丝疑惑。

晚饭后,我把君奴拉到卧室,打算好好教育这只白白嫩嫩的小羔羊,看她笨 拙的跳着脱衣舞的样子,我只好下海教她怎么把女人的诱惑力发展到极限,在途 中我发现她衣衫半裸的样子比全裸还诱惑人,在被她叫醒我的小弟弟的同时,我 也想好要她穿着的制服了。好不容易等她衣服脱完,我的阴茎已经一柱擎天,马 上就要求她为我口交,她才抛个媚眼,我就感觉血都流到下身,阴茎胀大了不只 一圈,在她用柔弱无骨的小手为我服务的时候,我打开遥控器,五个敏感带都被 刺激,让她跪不住,差点趴在地上,在她的小手动作的同时,我一边告诉她要如 何动作,我的魔手按上了她的酥胸,那柔软滑腻的触感,真的是让人有朝闻道, 夕死可以矣的感受,把玩着她的酥胸,顺便玩弄她的逐渐变硬的乳头,在她的小 手按抹的服务下,忍不住射出今夜第一次的精华,我要求她吃下我射出的精华, 并且用口舌清洁我的阴茎,在阴茎进入温暖的腔室时,感觉到一股迥然於打手枪 快感,让我的阴茎又回复元气,开始充血膨胀。

我把君奴的身体转180度,成69式,看见那小阴唇张的开开的,稍微一 拨就可以看见处女膜,也可以看到阴道一直分泌的淫水,舔一口发现有一股淡淡 的香味,跟她身体的香味一样,原本以为是香水,看来我是猜错了,在她用口舌 为我服务的时候我也不闲着,一直刺激着她的敏感带,过一段时间,她突然抬头 呻吟着「要来了,……我还要……」我赶紧关掉遥控器,并且轻轻的按摩她的大 腿,她起身回头非常挨院的看我一眼,我连忙转移她的注意力,要她继续口交, 她好像是要报复似的,不只吸吮的非常大力,甚至加上舌头的搅动,让我爽的连 连发抖,很快的就在她口里发射第二次,并命令她吞下去。

我看君奴已经回气了,就再打开遥控器,并且开到强,抱着她在她耳旁吹气, 一手抚摸她的乳房,一手按摩她的G点,遭受全面刺激的她,没一会儿就快到高 潮的极限,在她邻近高潮的瞬间,我又关掉遥控器,并不在刺激她,而是拉她转 身并封住她的檀口,把她吻的迷迷糊糊的,问她「君奴,你身上的香位是哪来的?」 「那是君奴淫水的味道。」看来她是被我吻的迷迷糊糊的了,面对我脱衣服还会 满脸红晕的害羞女孩,居然直接回答我的问题。

我玩她两三次,一次也不让她高潮,玩的她有些脱力了,只好帮她洗澡,发 现她全身没有半点赘肉,也没有因为重力训练所产生的那种肌肉,全身浓纤合度, 全身肌肤软软滑滑的,让我不想在上面增加伤痕,深怕会破坏这完美的艺术品, 圆润的臀部,虽然没有上半身的伟大,却是非常翘,这种完美的曲线,会让百分 之九十的女人自卑到不敢出来,好不容易才忍着提枪上马的冲动,洗玩这又痛苦 又香艳的鸳鸯浴,我真的是在自找苦吃阿。

扶着她到卧室后,再挂上刺激性感带的饰品,打开遥控器调到弱,就可以抱 着她息灯睡觉了,感谢上帝,我终於不用一个人睡冷被窝了。

第二天,我被一阵快感惊醒,发现是君奴在为我口交,痛快的在她口里发射 一发后,我邪笑到「这种叫我起床的方式我非常喜欢,以后这种的方式叫我起床, 对了,这是谁交你的?」只看君奴突然满脸通红,说话吱吱呜呜的,让我的好奇 心立刻提升到极点,一直催促她说出来,她靠近我耳旁,小声的说到「以前早上 看到妈妈这样叫我爸爸起床。」说完立刻把脸埋在我的怀哩,跟一只驼鸟一样, 我可以感觉她脸上惊人的热度。难怪她昨晚帮我打手枪跟口交时动作纯熟,我才 在奇怪,一个清纯的女孩哪可能会这些东西,原来是我的便宜岳父教导有方阿, 感谢佛祖。

带着早餐跟君奴进到办公室后,我要求君奴脱掉内衣、内裤跟裙子,全身只 允许她穿一见衬衫,而且只扣第三颗釦子,果然不出我所料,薄薄的衬衫根本遮 掩不了什么,却比全裸更诱人,我可以清楚的看见乳头花状饰品的形状,还有乳 头的颜色,阴部被下摆遮着若隐若现,在我的目光注视下我的小性奴脸色是越来 越红,我喝一口咖啡觉得味道不能跟君奴的手艺相比,「君奴过来,我要你以后 准备我的早餐,过来帮我的咖啡加料。」「跪在我的桌上自慰,把淫水滴到咖啡 里面。」

性奴秘书3(完)

经过加料的咖啡味道果然好了很多,经过一个忙碌的早上,君奴所流出的淫 水弄失了整张椅子,看来我的小性奴还真的是天生媚骨阿,午餐后,我把君奴带 进休息室,一样玩她不上不下的,等她回过气之后,在我耳边轻声说道「人家不 管了,今天要把处女给主人了,不然就换我强奸主人了。」

我听了是直冒冷汗,这是要是被跟我一起喝酒的傢伙知道,我一生英名会尽 毁阿,看来晚上我终於可以告别我的处男生捱了,不过我不知道的是,被套住的 反而是我。

晚上洗玩澡后,我叫君奴不用不用在挂上震动器了,开什么玩笑阿,做爱还 要用那些东西,这是对我的藐视阿,看她挑着妩媚版的脱衣舞,我的阴茎已经充 血到了极限,她也是非常情动,稍微一挑逗,淫水就留个不停,整个床铺都瀰漫 着那股清香,才抚摸她的阴蒂没几下,她就叫着「奴儿要死了,要死了,阿……。」 看到她高潮傻眼的反而是我,别人喷水是像水柱,她到好,她是全身汗出如浆, 猛一看还以为她是全身喷水咧。

趁她还自高潮的余韵当中,我狠狠的一插,直接一杆进洞,而我的肩膀却被 君奴狠狠的咬出血痕,阴茎受到阴道绞动的快感,再加上来自子宫的吸力,让我 感受到完全不同的快感,这果然是让前仆后继,热血沸腾的信仰阿。

在活塞运动的过程中,我也一直刺激着她的敏感带,过没多久,她第二拨的 高潮又来了,这时我又有不一样的感受,只觉得她子宫喷出的水被我堵住后,像 海浪一样,翻覆沖着我的阴茎,让我也忍不住,「小性奴,怀孕吧!」将我的精 华狠狠的注入她的子宫。

隔天我醒来的时候,背是非常的酸,昨夜最后的结果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 她压在我身上的时间,不会比我压在她身上的时间少。

而我发现君奴眼皮在抖动,就知道她在装睡,我斜笑道「小性奴还没起来, 那就再来一次叫你起来吧。」吓的她赶紧翻身而起,却又因下身的疼痛而皱起眉 头,让我忍不住给她一记暴栗,「笨蛋,第一次还赶那么疯,活该受罪。」我让 她休息一天,没去上班。

隔没几天,我发现我所要求要特制的咖啡味道香醇很多,我就把君奴叫过来 问,「我的咖啡有换过吗?」「没有阿,咖啡豆还没用完啊?」君奴回答着,我 过她脸上那股不自在的表情并没有逃过我的眼睛,「那你加了什么东西进去?」

我故做严肃的问到,为了逼出她的秘密,「那个,那个是人家的奶。」还好 我嘴里没有东西,不然肯定会喷出来,我把君奴拉到我的腿上,解开唯一的一颗 扣子,开始按摩她的乳房,果然按没几下她的乳头就开始泌出白色的液体,舔了 一口发现果然跟咖啡中的那股味道一样,「什么时候发现的?」「今天早上」「 以后很胀的时候,不准偷偷的挤出来倒掉。」「是,主人。」之后我每天都有新 鲜的饮料……

一天,我开会的太晚,出来已经下午一点,发现君奴准备的午餐已经冷掉了, 我叫来君奴,要她之后想办法改善,结果隔天一样不小心开太晚,我才再想又必 须吃冷饭时,发现饭还有余温,只有菜是冷的,而且还有一股很熟悉的味道,等 我吃完后才发现那是君奴身上的香位,一定是放在那里保温的,我实在是很佩服 我那个小性奴,居然会做出这种事阿。

自从有了人帮忙暖被窝后,我的生活起了很大的改变,狗窝变的比五星级旅 馆还乾净,过的跟皇帝一样的生活,美中不足的大概是我硬碟里的A片、床底下 的花花公子全部都被我扔掉了,A片女星那假的要死的叫床声哪能跟君奴那非常 有韵律娇吟声相比,至於花花公子里一堆都是人工美女,还是君奴那纯天然的身 体最好。

这天,接待小接说有人找我要我马上见他,结果来的人是我在特战队里的教 官,教官一看到我开门见山的说「交出你的身分证。」我下了一大跳我自认没做 啥坏事阿,不过还是乖乖的交出身分证,我小心翼翼的问了「要做什么用阿。」

教官斜瞪了我一眼,让我是寒毛直竖,「没干什么坏事,把我女儿睡了,还 叫没干什么坏事,今天我来只是要把你身分证后面的配偶兰写上我女儿的名字而 已,有问题你自己去问她。」「不会吧,晓君是你女儿,根本不像阿。」「怀疑 阿,要不是因为……,算了你自己去问她,我这个当老爸的不能说太多。」还好 我没让小君吃带多苦,不然我真的会被剥皮的,不过我突然想起一件是,「教官 你还真老当益壮阿,年纪一大把了还有力气做那种事。」「是我的笨女儿说的吧, 还真奇怪你有啥好,死心踏地的爱上你一个,那是我故意没关门的,你以为我老 到有人接近我都没发现阿。」

回家之后自然是对君奴严刑逼供,地点则是在床上,「那张契约书做废了, 你老爸找上门来了,以后就叫你君儿吧,我身分证上配偶栏写上你的名字了,再 让你做那个,我会被你老爸剥皮。」「说起来你好像是倒贴我的,告诉我到底是 怎么一回事?」

君儿陷入回忆,一件我已经忘记的事情又浮上眼前,「六年前,人家从7- 11打工玩下班回家的时候,被小混混调戏,在衣服差点被脱掉的时候,你出现 了,嘴里还说着「做男人做到要去强暴女人,你们真的是失败到家了。」三两下, 那群小混混就倒在地上惨叫了,也就是那时我喜欢上你,刚好你身上的衣服有你 部队的名称,回家后我问老爸,在加上知道那群小混混的膝盖骨全碎,我老爸就 知道到是你的手笔了,因为他刚好在那个部队当教官,而唯一专门攻击膝盖骨的 就只有你了,我央求我爸爸给我你的资料,我才知道你对电脑非常的专门,不然 我哪会把日记放在电脑里,那是专门要给你看的阿,而比格斗也是故意所找的藉 口,这是我爸说的你有非常严重的大男人主义,认为女人就应该向大家闺秀一样, 这样我才有理由跟在你身边,讨好男人的技术是我妈教得,她说只要抓住男人的 身体后,他会对你死心踏地了,我妈就是这样绑住我爸的。」

「难道你不怕我对你不好啊?」听到君儿这么说,实在是大大的爽了一把, 不过我还是有点好奇的问了,「我不怕阿,现在把你胃口养这么刁,我就不信你 吃的下别人做的东西,再加上本小姐是非常的有诱惑力的,在床地上诱惑你这么 久,我就不信一个人自己睡的着。」魔女,该死我怎么忘了,恶魔教官的女儿当 然也是魔女,这打从一开始就是陷阱,我居然完全没有发觉,这下被套牢的反而 是我阿。

数年后,在跟他两个双胞胎孙儿女一起玩的老教官问了,「你们家爸爸、妈 妈谁比较大啊?」「当然是爸爸大,每天妈妈都在服侍爸爸,弄得他跟皇帝一样。」 哥哥说的,妹妹马上反驳,「才不是呢,妈妈比较大,你没看到每次妈妈说要他 去睡沙发的时候,爸爸马上从皇帝转职成哈巴狗,那一整天一直在讨好妈妈。」

                                  -----完----- [ 本帖最后由 黎明前的黑暗 于 2008-11-23 21:49 编辑 ]
上一篇:【One night in LA】下一篇:【妈妈】作者不详